帐号登录
社交帐号登录

黄沙岗,当年鏖战正酣

  • 智慧武乡
  • 2016/11/10 15:17
分享到:
  • 收藏
  • 3.5万

出武乡县城沿沁温公路向东行驶,行至35公里处向右转弯,远远地便望见前面耸立着一座高高的山岗。山岗的一面布满了一道道被雨水长期冲刷而成的黄色沙丘,另一面便是长满了各种灌木和花草的山坡。岗顶的烈士纪念碑巍然挺立、直插云霄。岗前哗哗地流淌着蟠洪河水。武墨铁路、沁温公路横穿而过向远方延伸。整个山岗居高临下,视野开阔,靓丽清新,大气磅礴。大自然的地理造势把它打造成一处独特的风景线,这里就是在武乡抗战史上留下英名的蟠龙村黄沙岗

  出武乡县城沿沁温公路向东行驶,行至35公里处向右转弯,远远地便望见前面耸立着一座高高的山岗。山岗的一面布满了一道道被雨水长期冲刷而成的黄色沙丘,另一面便是长满了各种灌木和花草的山坡。岗顶的烈士纪念碑巍然挺立、直插云霄。岗前哗哗地流淌着蟠洪河水。武墨铁路、沁温公路横穿而过,向远方延伸。整个山岗居高临下,视野开阔,靓丽清新,大气磅礴。大自然的地理造势把它打造成一处独特的风景线,这里就是在武乡抗战史上留下英名的蟠龙村黄沙岗。


1478762398738118.jpg


  黄沙岗(又名操场圪嘴)原本是蟠龙村一处无人问津的荒蛮贫瘠地方,曾经作为奶奶凹高小的操场而后被弃用。黄沙岗的命运是因为发生了蟠武战役和蟠龙围困战而改变的,是因战而名。

  七十多年前,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。在民族危亡时刻,中国共产党肩负民族大任,朱德总司令、彭德怀副总司令率领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,开展对日斗争。当时八路军总部就驻在武乡东部山区的砖壁、王家峪村,并在武东一代建立了稳固的抗日根据地。蟠龙是武乡东部重镇,自然也是开展抗日斗争活动的中心地区。八路军许多重要将领,如罗瑞卿、何长工、张际春等以及抗日军政大学就住在蟠龙村,八路军最大的兵工厂——柳沟兵工厂距离蟠龙也只有4公里之遥。因此,武乡县城沦陷之后,日本鬼子就把侵占蟠龙作为控制武乡全县的重要目标,欲夺之而后快。

  1943年6月14日,日军36师团葛目联队小林大队约600人,带领伪剿共军第一师赵瑞、段炳昌部约2500人,侵占了蟠龙。接着又在蟠龙周围的胡峦岭、白家庄、侯家垴、奶奶凹、秦家湮、李家坪等地筑碉堡、挖战壕、建据点。并且抓丁抓夫,赶修蟠龙至武乡的公路,准备长期固守蟠龙,在武东实行维持,分割蚕食我太行根据地,直接威胁到八路军总部、一二九师和各个党政军高级机关的安全。日本鬼子占领蟠龙后,大肆推行“三光”政策,烧杀抢掠,奸淫妇女,无恶不作,犯下了滔天罪行。

  为粉碎敌人的阴谋,太行三分区司令员陈锡朕、政委彭涛经请示129师及太行军区刘、邓首长,决定集中兵力,采用“围日打伪、以强攻弱、猛虎掏心”的战术,发起蟠武战役,攻歼蟠龙周围以及蟠武公路沿线日伪据点,孤立蟠龙据点的所有敌人。7月19日,抽调6个团的兵力从凌晨发起对各个据点的进攻。由769团攻蟠龙,总部特务团攻侯家垴,决9团攻白家庄,14团攻胡峦岭,20团攻奶奶凹,决7团向西打援,封锁县城日军。经过两昼夜的激战,攻克碉堡8座,拔除了胡峦岭等外围据点,毙伤日伪军

  400余人,俘日军4人,伪军100多人,缴获轻重机枪15挺,掷弹筒4门,火炮1门,长短枪支200余支。这次战役沉重打击了伪剿共军,小林大队的日军也遭到了很大损失,被迫龟缩在蟠龙据点里,为我军民长期围困蟠龙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。

  在日本鬼子开始侵占蟠龙的时候,太行三分区的领导就向蟠武沿线的军民发出“军民团结奋战,围困蟠龙敌人”的号召,蟠武战役重点对孤守蟠龙的敌人进行围困,动员蟠龙附近30多个村庄,7000余名群众转移,向周边的东沟、贾豁、大有、洪水以及韩北地区的几十个村庄疏散,发动群众藏粮食、填水井、拿衣物、带工具,实行空室清野,不给敌人留下一件东西。与此同时,实行“以村为战”、“一手拿锄、一手拿枪”劳武结合的方针,坚持对敌斗争。敌人来犯就转移,没有敌情就生产,让鬼子找不见人、抓不着人,更弄不到粮食。在我军民的围困下,日军的物资供应线被切断,困守在蟠龙的敌人吃不上、喝不上、住不安、睡不宁,顽伪军逃跑投诚,日本鬼子军心动摇,蟠武线变成了敌人的死亡线,蟠龙村变成了埋葬敌人的坟墓,在一片风声鹤泣中,敌人被迫于1944年4月27日弃镇而逃,被日伪侵占的蟠龙经过8个月零14天后又回到了人民手中。在蟠龙围困战中,我军民与敌人进行了大小战斗3200多次,歼敌2100余人,夺回粮食4000余石。

  蟠武战役和蟠龙围困战是继长乐之战、关家垴战斗后,在武乡境内发生的又一次规模较大的战斗,不仅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和顽伪军的嚣张气焰,消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,而且也鼓舞了我抗日军民,教育了人民群众,锻炼了人民群众,极大地弘扬了爱国主义精神,涌现出了一大批英雄人物和模范事迹。比如八路军营长钟明峰、赵家父子烧马棚,菜刀英雄李庆和、儿童团长李爱民、秦家湮二兄弟杀敌等英雄事迹,生动感人,广为传颂,成为武乡抗战史上的佳话,激励鼓舞着抗日根据地军民浴血奋战、保家卫国。对于蟠武战役和蟠龙围困战,上级领导十分重视,给予了大力表彰。1944年3月4日,太行三分区在蟠龙村召开了万人庆功祝捷大会,太行《新华日报》发表了《向蟠武军民致敬》的社论。1945年4月5日,武乡县党、政、军、民各界代表近万人在蟠龙村举行公祭大会,祭奠在蟠武战役、蟠龙围困战以及抗战7年来牺牲的烈士,决定在奶奶凹黄沙岗建立死难烈士纪念碑,掩埋部分烈士遗骨。

  自从黄沙岗建起烈士纪念碑,染上红色之后,它的形象,它的地位,它的作用就发生了重大改变。它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尊重,受到了

  越来越多人的关注,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崇敬,人们在谈论它的时候,总是流露着敬慕的神情,走到它身旁时总会产生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。人因地而安,地因人而名。昔日无人问津、荒芜贫瘠的土地变成了一片热土,寸草不生的黄沙岗生产出了丰富的精神食粮。有人来这里追忆过去,有人来这里肃立凭吊,有人来这里寻求真理,也有人来这里修正错误……烈士们虽然已经离开我们七十多年了,但是,人们并没有忘记他们。一队人马走了,一队人马又来了,络绎不绝,绵延不断。为什么呢?不仅因为这里是烈士们的安息地,更重要的是,这里闪烁着爱国主义的光辉,烈士们用自己的生命把爱国主义精神发扬到了极致。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,中华民族需要用爱国主义精神凝聚各方力量,团结全国人民。而烈士们就是爱国主义精神的创造者,因此,黄沙岗就是爱国主义者的崇拜地,在这里孕育出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中华儿女。

  我是蟠龙人,生于斯、长于斯,对于黄沙岗一点也不生疏。小的时候,就和小伙伴们经常到黄沙岗玩八路军打日本鬼子的游戏;长大后虽然外出参加工作,但是,每逢回乡探亲也总抽出时间到黄沙岗转转、看看,耳闻目染,自然对黄沙岗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。黄沙岗的一草一木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在这里,我滋生了梦想;在这里,我坚定了目标;在这里,我明白了人生;在这里,我振奋了精神。当然,在这里,我也有过彷徨和徘徊。工作顺利,心情愉快的时候来过这里;遇到困难、情绪低落的时候也来过这里。在烈士纪念碑前,我曾经举手宣誓,也曾经低头思过。就是在这里,我明白了共产党为什么能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;就是在这里,我懂得了为什么要为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终生,为什么要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,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;就是在这里,我接受了理想、奋斗、目标、担当、奉献、牺牲、无私等理念的熏陶。

  七十多年来,黄沙岗像一位忠诚的战士默默地守护着我们、注视着我们、关心着我们、引领着我们。告慰烈士们,就是要把他们的革命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,把他的精神转化为我们前进的动力。当前,就是要用他们的精神去推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全面推动改革开放,全面推动依法治国,全面推动从严治党,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推向新阶段,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。我想,这也是烈士们对我们的新期待、新要求。

  从黄沙岗走下来,天色已晚。落日的余晖为黄沙岗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。在漫天的晚霞映照下,黄沙岗显得更加雄伟壮丽……

  作者:

  安瑞祥


分享到:
  • 至少输入5个字符
  • 表情

相关推荐

黄沙岗,当年鏖战正酣
智慧武乡 2016/11/10
胡家垴惨案
智慧武乡 2016/11/10
红星杨和彭总榆的传承
智慧武乡 2016/11/10